青年里長專題:年輕人選里長是好是壞?

本文刊登於關鍵評論網

作者:黃哲芬

7月15日,民進黨正式推出「民主小草」計劃,號召年輕人選里長,事實上,在更早之前,民進黨在籌辦青年參選的風聲早就引發各界關注了。最近更令人注意的是,台聯也在7月10日積極推出了青年參選計劃。在野勢力全面推動基層政治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他們究竟有什麼意圖?而年輕人參選里長又能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相關報導:民進黨推「民主小草」蔡英文:挺青年參政 無黨籍也支持

里長是地方上的「主」 政黨是「客」

在野黨們為什麼如此積極的想要年輕人參選里長?根據評論作者全面真軍所言:「在野黨絕對沒有辦法單靠自己的力量推動青年參與政治,而是因為太陽花學運後的一股年輕人對於『改變政治』的浪潮崛起,為面對新局面而制定的對應之計。」

對於在野黨來說,若要改變政治版圖,絕對要先從地方著手,太陽花運動的出現,給在野黨帶來了一個良好的契機,藉由青年世代對於台灣政治的破滅,在野黨開始積極招收有理想的新血,藉此補足地方上競選勢力不夠的狀況。

外界對於政黨扶植青年參選有是否可行有諸多不同看法,有11年新北市社區營造經驗的台灣城鄉特色發展協會負責人許主冠,提出了另一種觀點:「以年輕人的角度來想,選里長有何不可?事實上許多選民常常在意的是里長候選人的特質,有時候甚至會勝過黨派的招牌,台灣也有很多里長是無黨籍的例子。」

他認為如果要讓里長脫離政治樁腳的情況,年輕人必須用新的角度去面對里長一職:「里長事實上是一個移動板塊,年輕里長的理念如果獲得多數里民認同,並且不跟隨黨派只跟隨民意走,其他政黨就會因為想在選舉勝出而跟著里長理念走,這時候就產生了制衡的效果,公民直接政治的力量也才會出來。」

「里長達人」、嘉義西區培元里里長蔡坤龍則談到,里長是最基層的,了解每一個家庭在做什麼、有什麼仇恨,而且跟每個家庭都擁有最直接的關係。他認為里長是政治的基石,如果團結一致,可以影響民意、改變長久的樁腳關係:「市議員完全是透過媒體打空戰,里長則是一步一腳印的,事實上里長很容易成為政治樁腳,但若有二、三個理念相同、在地方上有實力的里長團結一致,也可能會影響政策。」

但作家全面真軍也提醒青年:「地方民眾通常不會管他們的里長懂不懂服貿、懂不懂自經區、懂不懂兩岸和平協議,不會拿一個人的民主法治水平作為選舉時的考量。」

(推薦閱讀:在野黨號召「青年參選村里長」,「民主小草」們準備好了嗎?

言下之意,青年競選的心態很重要,如果青年只是一昧地談那些離地方十萬八千里的理念,不先從地方事務穩紮穩打的做起,只把眼光放在千里之外、四年之後,那麼這樣「沾醬油」式的青年參與恐怕無法翻轉長久以來的政治問題。

然而,當里長究竟對年輕人的發展究竟好不好?會不會影響前途?許主冠認為,對於有意參政的青年來說,這是一個相當適合磨練的位置:「因為里長只有兩成得票率,所以年輕人所需面對的民意並非太過龐大,可以從小地方開始學習如何聯繫、溝通,訓練自身的政治能力;二來如果當選了,年輕人通常在沒有太多社會歷練的情況下,可以從基層磨練,學會如何當一個地方組織的領導者。」

他也強調,台灣缺的不是服務型的傳統里長,而是有尊嚴、有理念的里長,「服務型的老里長關懷社區、貼公告,把分內的事情做好他們就滿足了,年輕人卻不一樣,熱情和創意是他們的優勢,他們有新工具、新的特色,他補充:「台灣人需要跳脫過去對里長一職可有可無的觀念,有理念的年輕里長應該要營造出每個鄉里的特色,而且要強調自己不是『行政體系下的最後一環』,要當有『尊嚴』的里長,這樣的年輕人才能擁有最好的政治資本。」

一任里長為期4年,在這4年間不但能讓一位年輕人學習如何成為地方利益的協調者,也可以體會政治動員的基層領導者所要承受的壓力與職責。

但是青年競選的心態仍然很重要,眼光高遠的年輕人是否願意先從挽起袖子的地方政治開始?他們是否有耐心解決村里長如此繁瑣的社區經營和當地民眾生活上的大大小小事物?這些都是值得考量的地方。

長期從事社造的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教師陳阪則認為,長期以來的地方政治問題若要翻轉,參選者的心態很重要,與政黨間「主」、「客」的關係要先搞清楚:「任何民選的地方有政黨介入絕對是合理的,政黨的目的就是為了政治利益去做人民的角色,但是許多里長都忽略了『主客』問題。」他解釋,「里長的特色就是政黨屬性不清楚,很多東西都是從『個人』,地方里民往往看的是里長個人魅力,里長應該跟隨地方民意走,讓政黨去認同他的理念,因而號召里長一同加入。」

里長應是地方上的「主」,政黨或民意代表則是地方上的「客」,台灣必須先有這樣的觀念,才能翻轉地方政治在歷史結構上的問題。

Photo Credit: Mk2010 CC BY SA 3.0

青年是否該參選里長?正反兩面意見比一比

一場太陽花學運的爆發,似乎讓台灣的政治板塊起了一點變化,年輕人似乎在這之中也有了一點轉機的空間,為什麼現在推動年輕人選里長是好時機?

關於現在是年輕人選里長的好時機,支持者有幾項論點:

1. 因為年底九合一選舉的關係,將會有更多人回鄉投票,地方上土生土長的年輕人若有好的理念、足夠的行動力,將有望改變傳統老里長的權力範圍,說不定可以爭取更多的新認同和票數。

2. 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對未來感到焦慮,與其在台灣找份沒有光景的工作,年輕人需要的是在沒有太多的發展機會下,思考如何用創意、新理念去「把冷板凳坐熱」。

3. 太陽花學運的出現,讓台灣政治長期以來的結構與腐化問題浮上檯面,年輕人普遍無藍綠二元論,卻依舊無法改善上一輩的藍綠問題。許主冠認為,台灣政治缺的正是「柔性的轉型正義」,年輕人可以不用再由體制外激昂的抗爭,而是轉而從體制內用行動去彌補、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讓老一輩的意識到過去的政治結構問題是很有問題的。

4. 台灣公共事務在隨著民主化的過程中,已出現了許多破洞,從底層政治就有很多事情是不對的,也是大家所知道的,卻默默地接受了這樣的「潛規則」、政治的「灰色地帶」。跳脫藍綠的年輕人有衝勁、熱情,若是聚集在一起,將有可能慢慢地改善台灣人普遍對政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現象。

然而,年輕人必須要面對的路很長,在美國大學教授管理學、網路廣播⌈深音⌋主持人酥餅認為年輕人選里長的投資報酬率不高:

1. 里長實在受到家族、人際關係影響很大,事實上人情關係綁得非常緊,年輕人光靠理念或許無法撼動選民。

2. 現任里長也可以有理念,為什麼一定要聽年輕人的?

3. 年輕人想要從里長慢慢往上爬,選上市議員,事實上並不多,所以里長並不是權力階梯的一部份,太過理想化的年輕人若想翻轉政治,可能光在一開始就只有失望的份,直接加入政黨會不會比較快?

事實上,有志想參選里長的年輕人,確實要搞清楚自己選里長的用意是什麼,一開始就想談政治、理念,里長達人蔡坤龍認為選民可不像年輕人想的那麼單純:「經歷過許多政治場面的選民經驗豐富、見識廣,並不會立刻就認同你。」

許主冠提醒:「年輕人選里長光靠理念不行,認同沒辦法立刻轉換成為行動,這是很現實的事。」他認為理念型的里長除了要具備原先服務型里長的功能外,應該先從營造社區開始,讓居民先認同自己的社區,營造出社區的「個別特色」,讓里民受尊重,產生高度認同感後,才能進行理念上的改變。他強調,「有理念的里長並不會單純從行政角度去思考里長一職,而是以『圓夢』的角度去思考。」

蔡坤龍則指出,台灣選民很容易保持沉默,當某些選民已經習慣里長買票的慣例時,年輕人必須把那些有理想性的選民慢慢引出來,利用一兩代的時間慢慢把這樣的風氣改掉。

【專題文章】

青年里長伯:年輕人想改變社會從幫社區「圓夢」開始

青年里長參選人的故事:把許多「小事」好好解決 就可以讓生活環境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