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堂樂園:生活不是電影,它比電影難多了

10409592_778356918853756_5708094245453568493_n

關於吉斯皮托納多利( Giuseppe Tornatore )

義大利導演吉斯皮托納多利( Giuseppe Tornatore ) 1956 年在義大利西西里島 Bagheria 小鎮出生,他的第一部電影是 1985 年拍攝的《教授》( The Professor/II Camorrista )。

然而,真正讓他一舉成名的卻是 1988 年所拍攝的第二部電影《新天堂樂園》。此片除了榮獲 1990 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及其他無數重要獎項外,據說在 1989 年坎城影展上放映後,還讓全場觀眾起立鼓掌長達十分鐘之久,這是極為少見的盛況。

出生於西西里島的納多利將童年回憶運用內斂而行雲流水的敘事手法,讓《新天堂樂園》帶給觀眾極大的震撼與感動。《新天堂樂園》更被視為「懷舊後現代主義」的經典範例之一,電影融合感傷與喜劇元素,並以務實主義的風格敘述故事。它探討的問題包括青年、未來時代與對於生命的反思。每個場景、每一幕,導演都在重現兒時對電影的記憶,並將情感投射在沙瓦托(男主角多多)身上,整部電影有一種反導演將童年回憶加以理想化的感覺。而納多利後來也以固定的敘事手法,讓拍攝場景圍繞在自己最熟悉的故鄉,完成了最著名的西西里三部曲:《新天堂樂園》、《海上鋼琴師》、《西西里的美麗傳說》。

                                                                                                                                           
1183178371

西西里島上,有一間遠離塵囂的天堂戲院

先用一句話來表達我對整片的感受:「對生活在俗世的我們,電影也許正是塵世以外的新天堂。」

故事從西西里島上的吉安加村開始說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一個電視尚未發明的年代,全鎮居民最大的娛樂就是去鎮上的戲院看場電影。片中主要描寫了住在吉安加村的小男孩多多一生的成長經歷與老放映師的忘年之交。

在吉安加村有一座教堂,教堂前面則有整村唯一的一間電影院「天堂戲院」,當時這家電影院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文化食糧。這個村子裡唯一的放映師艾費多是這間戲院中沒有人注意的員工,卻擁有無比重要的責任:「讓大家在他手動操作的電影世界中遠離塵囂。」

在吉安加村有一座教堂,教堂前面則有整村唯一的一間電影院「天堂戲院」,當時這家電影院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文化食糧。這個村子裡唯一的放映師艾費多是這間戲院中沒有人注意的員工,卻擁有無比重要的責任:「讓大家在他手動操作的電影世界中遠離塵囂。」

在此片中,無論是著名的電影導演、放映員或是觀眾,他們的活動場景幾乎都圍繞在電影院。而天堂戲院的興衰更象徵了義大利電影文化的興起到衰落。納多利利用不斷的閃回鏡頭與時空鏡頭交疊映現,讓整片雖然圍繞在充滿異國情調的西西里島,卻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時空交錯感。

                                                                                                                                                          
Cinema-Paradiso

關於男主角沙瓦托(多多)

古靈精怪的小男孩多多(沙瓦托的小名)常常到戲院偷看艾費多操作放映機,有時候還會偷偷地搜集神父剪掉的影片(在 40 年代的義大利小鎮,電影放映都要經由神父檢查,他們下令電影院把接吻、調情的畫面通通剪掉),因而和放映師艾費多結下了緣分。

小多多總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些手工轉動的神奇影像,他的夢想就是成爲像艾費多一樣厲害的電影放映師,在艾費多身上多多除了學會專業的放映技能外,也開始對電影產生了一片真誠的熱情,最後多多也因為艾費多意外的失明而接下了他的工作。

                                                                                     
新天堂樂園 3

多多長大成人後,決定終其一生成為村裡的電影放映師時,艾費多卻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多多,不要在這裡待著,時間久了,你會認爲這裡就是世界的中心。」


494234f5db4fc

當時羅馬是大家最嚮往的地方,艾費多花費了諸多的苦心,讓多多離開了村子,去追求他一輩子難以實現的人生夢想。在多多要離去的時候,艾費多嚴厲地告訴他:「我不要聽你說話,我要聽别人談論你。」而多多在最後也真得不敢再回故鄉,奮發向上,成為了羅馬大導演。


876c587cee594885cda498fc0fce5170_n

事隔 30 年的童年記憶,轟然倒塌的過往

到了 1980 年代,與童年記憶已隔了 30 多年的中年多多再次回到故鄉,這次卻是為了參加忘年之交艾費多的葬禮而來。小村子還在,但是卻不再是多多所認識的吉安加村了。

老電影院早就被新式電影院取代,昔日的天堂戲院被炸毀修建成停車場。在影院被炸毀的那一刻,我們可以看見新鮮好奇的年輕人和感慨惆悵的老人們聚集在一起,導演納多利想說的是什麼呢?

或許當你回味起一群人曾經窩在天堂戲院吵雜、嬉笑怒罵的畫面,你也能對這轟然倒塌的電影院感到諸多惆悵…藝術文化儼然輸給了為求進步的高樓大廈,而當初的手動放映師也被新科技、新的技術人員給取代了。

                                                                                                                                                   
c7611abe

中年多多回到了城市,打開了艾費多生前留給他的禮物,那是一盤電影膠片,裡面裝滿了當初被神父要求刪去的接吻鏡頭,艾費多把它們都接在一起了。

當初小多多曾經那樣百般渴求的膠片,如今已成了令人緬懷的物品,看著膠片的中年多多,又讓我想起那個讓小鎮如天堂般幸福的戲院,除了擁有人為傳統的放映技術外,還裝滿著時代的記憶與情感。而這一幕也讓我意識到了一件事:「在講求進步與理性的現代社會中,人們是否常常會忘記停下腳步,看看文化所紮根下來的溫柔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