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五月風暴」下的楚浮與高達

29_2010111121004118D57

1950年代末期,熱愛電影的楚浮與高達年紀輕輕,卻用文字在法國影壇燃起了一片野火。當時這兩位年輕人尖刻卻又精準的在巴贊創辦的刊物《電影筆記》中對當世的導演做了嚴厲的批判與糾正,而他們激烈的舉動也短暫反轉了法國影壇。楚浮不但直接點名了兩大權威編劇奧杭區、波士特貧乏無味,更譴責他們讓電影淪為文學的附庸;而高達(Jean-Luc Godard)則直接列出21位導演,認為他們從主題、對白到攝影運鏡都一無是處。

 「投筆從影,兩片野火燃燒法國影壇」

兩人並非僅是「空談」,放了火就跑,繼《電影筆記》之後,他們身體力行,拍起了電影。楚浮的處女作《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1959)震驚坎城影展,並獲得了最佳導演;而由楚浮編劇、高達執導的《斷了氣》(A bout de soufflé,1959)也在第二年的柏林影展得獎。法國新浪潮來勢洶洶,看似粗糙的影片外貌在全新的拍攝視角下,有了揭櫫的自由氣息,而電影的場景、器材、技法與定義則擺脫了窠臼的手法,楚浮與高達不同以往的電影語言翻轉了世界的電影版圖。


1358231022-844261493_l

讓高達一舉成名的《斷了氣》(A bout de soufflé,1959)

這部片在拍攝時沒有分鏡、採用即興手法,跳躍剪輯和演員對著觀眾喃喃自語的鏡頭,打破了陳舊的電影語言,大大衝擊了世界影壇,在影史上寫下不可取代的一頁。

「對與錯?政治,讓楚浮與高達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電影道路」

原本因為共同熱愛電影而形影不離的兩位才子,在影壇打了美好的勝仗後,維持了一陣子的默契與和諧,最終卻在1968年春天,法國發生學生運動(又名五月風暴)後正式決裂。

五月風暴後,高達愈來愈激進,每部電影幾乎都與政治理念的開創或顛覆有關;而楚浮卻堅持一貫的藝術創作風格,並未走向政治,也不像高達一樣用強烈的電影語言「革命、戰鬥、批判」挑戰當世,而是專注在自己堅持的藝術上,然而這一切在高達眼中卻成了自溺與軟弱。從文字論戰到唇槍舌劍,兩人最後走向了不相往來的地步。政治上的想法差異,竟讓曾在影壇上合作無間且大放異彩的兩人從氣味相投變成徹底的決裂。

在我看來,高達與楚浮在堅持的理念上都沒有犯錯,但是高達的盲點,大概就是無法去理解楚浮為何堅持純粹的電影藝術而不走向政治,楚浮從小就窮,不像高達一般出身權貴,他唯一有的就是電影,他翹課、翹家,只為了電影,因為在電影中他能得到救贖、重獲自由,而政治,並非楚浮不願重視,或許對楚浮而言,政治並不是改變世代的唯一方式。而高達又何嘗有錯呢?他只是選擇更關注這個世界,讓世界的問題被放得更大,讓更多人重視。

「藝術與政治?高達『非黑即白』的強烈反抗」

高達的作品從五月學運爆發開始,便日漸走上充滿政治色彩、且爭議連連的拍攝主題。如:1963年拍攝的《小兵》(Le Petit Soldat)涉及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在法國遭禁演3年。1967年的《週末》(Weed End)徹底批判整個法國社會制度,美國權威電影雜誌《首映》(Premier)於2007年將這部片評為史上25部最危險的電影之一。高達更曾參與左派團體,將電影作為抗爭手段。

夏日之戀(1962)

楚浮依舊維持著法式文藝的拍攝主題,《夏日之戀》(Jules and Jim, 1962)便是一例

相較於其他新浪潮導演的政治化傾向,楚浮的作品並未走向政治化,反而持續遊走在雅俗共賞,題材繽紛多元的題材上。楚浮尤其擅長充滿法式風情的文藝愛情,清新的影像風靡了無數影迷,影片中穿透人心的真切情感更是令人回味再三,但是他不願刻意表態自己的政治傾相,而專注在自己所在意的風格上,也招致許多的批評與抨擊。

「政治不是藝術唯一的選擇」

楚浮、高達,誰對誰錯?或許沒有人是錯的,但我對他們兩人的破裂多少覺得有點可惜。或許事情是這樣的,人的一生能夠追求的實在不多,尤其是在藝術的道路上,我個人認為不該因政治傾相而互相拉扯。

楚浮出生貧困,一生只想著為藝術奉獻,從小便偷偷摸摸的看電影,那恐怕是出現權貴的高達所無法理解的事情。我總想起楚浮在電影《四百擊》中所談及自己的過往,平均每年看250部以上的電影,某些影片更反覆看超過10次以上的他,是這樣子奠定基礎,一步一步成為影壇上有影響力之人。但是高達的激進也未必是錯的,我想他唯一錯的就是無法去理解楚浮在政治昏暗下「身不由己」的感受,楚浮並非不關注政治,或許對楚浮而言,政治並不是藝術的唯一選擇,而高達的強迫,就成了他們分裂的最大開始。

個人認為政治只是一時的,藝術應當凌駕於政治之上,更重要的是,因為衝動而失去了一段走了這麼遠的友情,實在是令人惋惜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