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現代人而言,所謂的「旅行」變得好奢侈…

幾個月前和一位朋友出門吃飯,他是很保護自己的人,其實我看不出來他以前過的很苦,直到有一天他和我分享了小時候在花蓮和家人想儘辦法靠著撿垃圾賺點錢、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對他而言,是一種陰影,但也是一種成長的動力。

他習慣把碗裡的飯菜吃的一乾二淨,連火鍋湯底也不肯剩。

他說:「餓久了,妳就會對生活的每件事感到知足。」

在臺北打拼久了,他常常回花蓮、台東,深入原住民生活,融入那裡的每一天,他也享受那裡的腳步,他說偶爾從臺北抽離,慢下腳步,那樣的旅行是「富足」的。

有一次我問他,難道不想存點錢出國旅行嗎?

他回答我:

「我當然羨慕能夠去歐美遊玩的人,但是許多人不懂身不由己的感覺吧!而且所謂的旅遊不應該衡量在花了多少錢,看了多少美景,去了多遙遠的國家,而是你體會了多少事,經歷了多少故事。」

上個禮拜去了淡水幾天,沉澱自己,夜深的時候,淡水好安靜,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對我而言,旅行就是一種感受,即便是在離家不遠的淡水,我也覺得好有溫度,並不是花了多少錢、吃了多少米其林餐廳,而是因為專注在身邊的人事物,他們讓我有更多的故事可以說。

躺在榕堤下,望著天空,想起了這位朋友,也開始困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現代人而言,所謂的旅行變得好奢侈。